是什么让医生们“心力交瘁”

    2012年5月初,河南南阳医专附属第二医院28岁的张娟医生留下一封遗书后,在家中服毒自杀,幸被家人及时发现送到医院抢救方才脱险。据媒体披露,她的轻生举动和一起医患纠纷有关。在其中,张娟承受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。张娟的遭遇让很多医生感同身受。
压力过大让医生健康亮红灯
    针对中国医师睡眠状况,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在2007年开展了一项调查,涉及全国12个城市30家医院的2759名医生,受访医生年龄在30岁—40岁之间。
    调查结果显示,其中有1914名医生存在睡眠障碍,其中2/5的医生难以入睡,超过3/4的医生睡眠质量差,大约1/3的医生容易惊醒不能持续睡眠,1/4的医生醒来后难以再入睡。
    调研人员了解到,在存在睡眠障碍问题的医生中,有一半的人认为睡眠问题对日常生活有影响,46.9%的医生感觉压力过大,35.6%的医生出现焦虑,17.6%的医生感觉存在抑郁症状。和国内38.2%的各类睡眠障碍发生率相比,医生群体的数据高出许多。该调查分析认为,这与医生的工作强度和职业满意度具有相关性。
    长期紧张工作引起的超负荷压力使医生的身体健康状况亮起了红灯,他们更易罹患由于高应激所致的心身疾病。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范利说,长期的高体力消耗、高智力投入、高风险处境、高压力承受而低收入回报的状况,导致医护人员这个群体安眠药服用率高,饮酒吸烟率高,高血脂、癌症、消化性溃疡患病率高。
    “院里一位医生早晨查房时,有位病人出现并发症,病人家属威胁要跳楼,结果医生自己却跳楼了。”天津市一家医院的院长告诉记者,后来查明,这位跳楼的医生患有抑郁症。
    2006年,有一项针对东部地区155名医务人员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:医护人员抑郁情绪的发生率为29.16%, 焦虑情绪的发生率为22.22%。而此后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统计的我国抑郁症发病率为3%~5%。尽管由于统计方法和样本量的不同,两组数据存在一定偏差,但医生群体中存在的抑郁风险仍可见一斑。
“超负荷”成医生职业的常态
    刘阳是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心外科医生。他说,按照业内流传的说法,外科医生要具备“三能”,即“能站”,因为有的手术要站八九个小时以上;“能忍”,手术期间不能上卫生间;“能饿”,正在手术时,饿了也必须得照常干活。“今天一大早就开始连续做了4台手术,查完房,安排好明天的3台手术后已是晚上7时。从早到晚没见着太阳。”
    像刘阳一样,“高负荷”已成为很多医生的一种工作常态。
    2011年年底,中国医院管理协会联合3家媒体发起了一项有万余名医生参与的调查。调查显示,有三成医生每天门诊量在50人以上,有6%的医生每天的门诊量超过了100人。由于每位患者得到面对面沟通的时间少之又少,这在无形中不仅增加了医疗差错的可能,同时也不有利于良好医患关系的建立。此外,还有超过一半的医生管床数超过20张,超过60%的医生所在科室都有加床情况。
    “医务人员长期承受着超负荷工作的压力。”范利说,医院通常按床位定人员编制,但现在床位周转快,门诊量更是爆满,工作量增加,医生们形容是“从鸡叫做到鬼叫”。日夜不分的24小时“轮班制”,以及无规律的随时加班加点,使很多医务人员不堪重负,出现各种生理和心理问题。
    为具体感受医生的工作状态,在北京的几家三甲医院,记者分别跟随医生进行了体验。拥挤的就诊人流、嘈杂的诊疗环境……半天下来,让人头昏脑涨。“每天面对那么多病人和一屋子吵吵嚷嚷的家属,脾气再好的医生有时也难免不耐烦。”一位呼吸内科医生一上午问诊了40多位患者,筋疲力尽的她忍不住向记者抱怨。
医生头上压着“多座大山”
    医生的压力并非仅仅来自超负荷的医疗服务工作,压在他们头上的还有更多的“大山”。
    刘阳坦言,除了手术和查房,他仅剩的时间几乎都给了科研论文,即使这些科研经历很可能和他的工作关系不大,对他的临床技巧毫无帮助。现在的教学医院都要有科研课题,而课题申请竞争相当激烈,医生除了每天要应付繁忙的医疗任务,还要投入精力搞科研申报,申报了还要去研究,研究了就要发论文……
    医生们不得不这样做,因为在一些绩效考核量化指标中、在评职晋升中,难免要涉及课题、论文和获奖数量,如有的医院以SCI论文数量给医务人员定岗评职。这也是导致医生职业压力倍增的因素之一。
    同时,面临医疗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,在社会公益性与市场营利性的夹缝中,医务人员不仅要考虑为患者提供“质优价廉”的医疗服务,还要考虑经营创收、生存发展问题。这同样是医务人员的一个重要精神压力来源。
    “我们也希望一上午只看10个病人,平心静气地和病人好好沟通。但真要是这样做,门诊量没法保证,医院和科室的创收任务无法完成,你说能怎么办?”一位上海三甲医院的住院医生说:“很多问题是医生无法解决的,但矛盾和压力都被转嫁给了医生。”
医生“太累”对谁都没好处
    医生与患者和社会之间的关系也正在发生变化。与过去相比,人们对医生的信任程度有所降低,媒体对医生的态度也显得不够友好。患者已经从被动地接受治疗者变成了日益主动的医疗消费者,他们要求得到更为方便、及时和满意的医疗服务。由于患者对现代医学认识的不足,他们往往对医生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。
    这些现实给临床医生增加了明显的压力,因此,更多的医生更愿意采取防御性的医疗行为。“医学面对的是生命和健康,是一个充满未知、充满探索的高风险行业。”范利说,在诊疗中医护人员面临很多不确定因素,许多疾病还无法根治或难以明确病因,而大众不理解这一点。
    有专家表示,医务人员每天所面对的是躯体和心理存在各种障碍的特殊人群,经常处在疾病、伤残、死亡和悲伤等应急场景,患者及家属的痛苦、焦虑、绝望等负性情绪不断刺激医务人员的神经。加之经常面对患者、家属对疾病诊治期望过高而带来的压力,医务人员心理感受易大起大落,从而激发精神病性焦虑、抑郁等心理疾病。
    广东省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贾福军说,长期处在多种压力之下,医务人员很容易出现疲劳、精力涣散、心境恶劣、焦虑紧张等精神症状,会使工作效率下降,影响其对病情的判断和诊疗,医疗质量安全受到潜在威胁。另外,医患间的良好沟通也同样取决于医务人员良好的心态。
    贾福军认为,这样下去,最终损害的不仅仅是医生这个群体,还会给患者以及整个社会带来损害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《健康报》记者  曹政)

 

纪检监察机关举报平台
举报方式
举报网站二维码

来信请寄:钦州市永福西大街1号市纪委驻市卫计委纪检组

邮政编码:535099

来访请到:钦州市永福西大街1号市卫计委办公楼1楼108室

举报电话:(0777)2861928,(0777)12388转01

网上举报:http://guangxi.12388.gov.cn/qinzhoushi/

千赢娱乐国际.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13.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钦州市钦南区文峰南路219号  邮编:535000  电话:(0777)2873305  传真:(0777)2873305
桂ICP备08001375号-2  

桂公网安备 45070202000509号

  
技术支持:千赢娱乐国际信息科   建议屏幕分辨率:1024X768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警警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